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体育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体育频道 >> 焦点新闻

余泱漪憾负首次对抗赛 冲击棋王需要这样的磨难

2017-07-25 16:31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作者:
分享到:

  人民网嘉峪关7月25日电(记者郑轶)“输棋不要紧,通往男子棋王的路上需要经受这样的磨难,这是一笔财富。”7月24日,嘉峪关·2017中俄国际象棋大师巅峰赛收官,当23岁的余泱漪输掉自己的第一次个人对抗赛,中国国象队总教练叶江川却给予弟子很大的鼓励。

  对于一名90后棋手,余泱漪的职业生涯可谓一路“神发挥”:15岁成为特级大师,19岁首夺世青赛桂冠,20岁荣膺奥赛最佳男棋手,23岁已是奥赛和世团赛双料世界冠军——如此“三级跳”,几乎是前辈男棋手无法企及的。

  跻身“2700分俱乐部”后,余泱漪已站在世界一流棋手之列,但距离摘下棋王那颗最耀眼的明珠,依然有一段距离。“以前苏联人说到世界冠军,有一句形容:铁的棋手铁的性格铁的逻辑,凭借坚强的逻辑性、对抗力和意志力才能走到棋王这一步。”叶江川如此感慨。

  余泱漪的成长是飞快的,与另两个小伙伴丁立人、韦奕一起,被誉为中国男子国象的新“三驾马车”。但经历过团队作战接二连三的突破后,站到冲击棋王的路口,唯一的倚仗是绝对实力。“我们能拥有这么多优秀男棋手不容易,他们已经进入有机会冲击最高目标的层面,现在需要在排位、等级分、水准上能撑住,克服自身身体上、心理上以及来自对手的压力。”叶江川说,要争夺世界冠军,对所有棋手都要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而余泱漪暂时还体味不到这种感觉。此次嘉峪关国象大师巅峰赛,是他第一次“一对一”单挑超一流棋手。“中国一哥”丁立人曾赢过格尔凡德、赢过苏伟利,惟独没有闯过格里修克这一关。面对这位曾达到2800分的高手,余泱漪在四盘慢棋中两和两负,1:3的总比分多少令他有些挫败。

  “这次对抗赛可以感受到格里修克的强大实力,但可能因为比较疲惫,小余的整体水准并没有发挥出来,好几次都是判断上出了问题,失去了敏锐度。”对于此次失利,叶江川客观点评之外,也有些心疼弟子。从世团赛开始,连续征战全运会、儋州超霸战,密集的赛程令余泱漪毅几乎没有喘息时间。结束了嘉峪关一战,他又立刻启程奔赴宁波,那里还有国象联赛在等待。

  这样的连续作战,或许未来需要更精心的时间安排,以保证棋手的良好状态。但这背后,折射出中国男子国象的雄心和紧迫感——赶在最好的时候,冲击世界棋王,只争朝夕。叶江川说,这几个90后主力棋手,心思都很纯净,一门心思下棋,再过几年他们的求胜心、精神状态还能不能这么强烈不好说,所以中国国际象棋协会是争分夺秒为他们创造机会,用“加速度”帮助他们在当打之年冲击最高的目标。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源自叶江川的一种遗憾。作为中国曾经最出色的国象男棋手,叶江川并没有赶上好时候,那时没有多少出国比赛机会,电脑软件也不发达。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始终保有对国际象棋的激情,在同一代棋手中下到了最长的45岁。而今作为总教练,他更多的给队员们以精神引领,“延长一个棋手的巅峰期,不只是技术上,更要有发自内心的热爱。”

  在世界等级分排行榜上,前十名棋手相对固定,无一不是在极端的才华之外,还有极端的热爱、极端的刻苦。要拿世界冠军,等级分要稳定到前十,甚至是前三,才有机会。而中国男棋手的历史最高排位,依然停留在丁立人曾经的世界第八。

  这次巅峰赛中,叶江川跟余泱漪多次深入交流,更了解了年轻棋手对棋的思考。在他看来,技术上俄罗斯棋手的布局比较系统,线路多,要应对他们,需要我们深入研究更多布局,对局面的把控力要高出一筹。“现在他们选择的布局偏实用性,下得不系统或许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在高水平对决中,没法给对手形成强大压力,会避来避去。如果你下得系统,对手可能有所顾忌。”叶江川打算,下一步要跟余泱漪他们几个多探讨探讨,“整个体系怎么把握、布局怎么选择,里面还有很多学问。”

  不过,叶江川并不担心一次失败会挫伤余泱漪的自信,通往世界棋王的路上要经过很多磨练和考验,而这种高水平对抗反而呈现最真实的经验,哪方面有欠缺就去弥补,具有难得的锻炼价值。“我感受到了对手的力量,四盘棋并没有给我太多机会,都是完胜,我感觉我们之间开局和中局的判断还是有些差距。”比赛刚结束,余泱漪的反思和总结已经开始。

  “余泱漪比格里修克小11岁,与超一流棋手的对抗赛多输两盘,对他的成长有利。暂时的输赢都正常,保持对棋的热爱状态最重要。”叶江川说,怎么看待胜负、生活乃至人生,其实是一种哲学层面的话题,当你找到了对的方向,才能持续投入热情和经历。

  5年,是叶江川给中国国象冲击棋王定下的时间表。那时的丁立人30岁、余泱漪28岁、韦奕23岁,正处于职业生涯的成熟期。“希望他们中谁能冲出来,实现中国国象多年来的夙愿,也是‘四步走’战略的最后一步。”叶江川的目光,已然看向远方。


(责任编辑:徐骞)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