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体育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体育频道 >> 综合体育

丁霞不爱画眼线 只爱打排球

2017-08-29 10:02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分享到:

  在辽宁女排中,二传丁霞的角色很特殊,她是队长,是球队的灵魂人物,也是球迷眼中永远也不服输的“小蚂蚁”,她的灵活调动、她的鱼跃防守、她的暴力扣球都给球迷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届全运会,27岁的丁霞虽然没能带领辽宁女排走到最后,但是她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却成为很多球迷心中的印记。

  膝盖受伤也要上阵

  回顾辽宁女排本届全运之旅,其实打得很艰难,既没有江苏队的绝对硬实力,也没有上海队那样的好心态,进入四强的成绩其实已经很好了。但是半决赛输球后,队员们还是感觉很不舒服。

  当上海队的队员和看台上的亲友庆祝时,被淘汰的辽宁女排队员快速走出球员通道,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队长丁霞也强忍着泪水,快步从人们的视线中离去。

  小组赛第三场和山东女排的比赛中,在胶着的第四局中,丁霞左膝不慎受伤,这不禁让支持她的球迷捏了一把冷汗。

  丁霞下场后,山东女排不断扩大优势,一时间球迷觉得辽宁女排可能要放弃本场比赛了,毕竟无论此役胜负如何,辽宁女排都将以小组第一身份结束小组赛。但经过场下队医的短暂治疗后,丁霞在第五局辽宁女排局面被动时主动要求上场,最终帮助球队获胜。

  赛后在被问到为何这么“拼”时,丁霞的理由是,“这可能是我们队里一些队员的最后一届全运会了,我们辽宁女排的所有队员都想把每一场比赛打好,虽然上场后我的膝盖还是有一些疼,但在打比赛的时候就忘记这些了。”

  丁霞好像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排球上,虽然长相很秀气,可是她却活得像个女汉子。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排队员喜欢在比赛的时候化妆,但是丁霞不会。她甚至连画眼线、涂睫毛膏这样的基本化妆技能都不会。

  聪明灵活的左撇子

  丁霞接触排球的时间比较晚,12岁的时候才开始在体校每天训练一两个小时。

  2008年,丁霞直接从石家庄市体校进入辽宁一队,进队后,从岳金库到张越红再到赵勇,都对她格外重视。

  张越红称丁霞是个“聪明灵活的左撇子”,上一个全运周期,张越红带队时就时常给丁霞开小灶加练,对她的要求也是格外严格。

  丁霞第一次入选国家队是在2013年,但是那时只是在最后一期集训参加了几天,2014年漳州集训之后打完瑞士赛就被调整出国家队了。

  “我最伤心的应该是2014年6月份被国家队退回省队那会儿。瑞士女排精英赛全队总结会开完之后,郎导让我等一下,我就猜到可能是让我走,因为那时候国家队里有5个二传,果真是让我走了。”丁霞说,那会儿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很不好,觉得是跟国家队无缘了。

  回到辽宁队后,丁霞的情绪很不好,当时教练赵勇给她作了很多思想工作。“那时候整个人的状态不好,真的想过干脆不要练了,但是赵导和二传教练郑导劝了我很多,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丁霞说。

  2015年,中国女排一开始集训的时候并没有丁霞,但是到了四月,她被国家队临时征调,从此开始参加国际大赛。在当年女排世界杯比赛中,丁霞表现出色,成为郎平战术体系中的重要角色。

  那次比赛之后,丁霞比以前传球更果断了,分配球更自信了,整体状态也更稳定了。

  虽然25岁才在国家队站住脚,但丁霞并不觉得自己是大器晚成,因为二传是对基本功要求特别高的位置,她觉得自己还是练得晚,在国家队的历练也晚。

  一着急就爱哭

  在高人林立的女排队伍中,丁霞显得有些瘦小,但实际上她的身高也有1.80米,而且扣球高度3.02米,拦网高度2.92米。丁霞的体能很好,曾经是队里体能测试的第一名。

  从2016年初就没有休息的丁霞在此次全运会上依旧保持着充沛的体能和精力,她笑着说因为自己年轻,恢复体能“睡一觉就好了”。但是除了天赋之外,要想有这样的状态,最重要的还是她骨子里那种要强的性格。

  丁霞是个急脾气,有时候急躁起来情绪就会写在脸上,而这时候队友颜妮就会和她形成很好的互补,“年轻运动员犯没有必要的错误时,我就爱着急,这时候颜妮就会稳一稳。”

  用球迷的话,看丁霞的比赛总有一种豁得出去的感觉,就算不能赢下对手也得咬下对方一块肉的感觉。

  但丁霞也爱哭,“刚刚回到辽宁队里,因为那时候自己的身体特别疲劳,和队友的配合也做得不好,一着急我就哭了。二传在一支球队里的角色很重要,而且从世界杯回来后,教练对我的期待也很大,自己挑不起来组织的任务,就特别着急。”

  “备战亚锦赛时大家的压力都很大,我那段时间因为训练强度大,膝伤越来越严重,晚上疼得根本睡不着觉。记得当时我跟小惠哭过很多回,总说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说心里话,那么脆弱真不符合我的个性,但是在为了梦想努力的漫漫长路上,脆弱是常有的事,也只有经历过脆弱,在最困难最难熬最动摇的时候不放弃。”丁霞说。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王冠楠、高鹏电自天津


(责任编辑:徐骞)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